原住民正名運動 從職棒選手做起

中廣 – 2011年11月23日 上午6:20

「原住民正名運動 從職棒選手做起」(陳楷報導)

由原住民棒球選手自動自發組織的關懷杯棒球賽,今年邁入第18屆。十八年前參加第一屆關懷杯的小選手,十八年後還有陳鏞基跟陽耀勳繼續職業選手之路。陳鏞基說自己當年看到陳義信很嚮往。「那時候就應該跟龜山國小的小朋友一樣,看到職棒球星很嚮往,心裡會想長大以後也希望跟他們一樣,現在我也做到我的目標,同樣的道理讓小朋友有一個目標,朝我們這個方向去前進。」

一方面指引前程,一方面不忘傳統,是關懷杯的主辦單位原住民棒球協會的目標。原住民委員會主委孫大川說,過去原民會支持運動選手做得不夠,但是今年從補助關懷杯開始,本屆關懷杯也要讓原住民選手正名,穿上印有自己的母語姓名的球衣打球。

孫大川提到過去原住民被迫要以漢字姓名登記的歷史,也鼓勵棒球選手恢復自己的名字,「原住民過去因為我們戶籍法的關係,我們很長久的時間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報戶口。一定要有一個漢名、漢姓。」

孫大川表示自己的名字取得還不錯。「我的名字叫孫大川,很有氣魄,我哥哥叫孫大山,他說他是孫中山的哥哥;表哥叫孫介山,蔣介石跟孫中山放在一起。我們名字取得好一點,因為我舅舅日據時代台南師範畢業,懂一些漢字。」

但是並不是每個原住民的名字都取得很漂亮。「有的人叫賣春聯,蘭嶼有一個(鄉長)叫江瓦斯,因為那個瓦斯船到蘭嶼去,紀念一下就叫江瓦斯,古古怪怪名字很多。」

卑南族出身的孫大川說,過去原住民取名有時候很草率。「我們部落裡有一個鄰的名字都姓楊,覺得很奇怪。後來才知道,政府到台灣來,我們要報戶口,那一群人到戶籍單位,辦事員問你們要叫什麼名字?我們同胞那時候國語都不會講,他就說好啦好啦跟我姓!原來那個辦事員姓楊,結果一整個鄰的人都姓楊。」

不只孫大川的鄰居不姓楊,阿美族的世界級體壇名將楊傳廣也不姓楊。「楊傳廣跟我說,他拿奧運銀牌回來的時候,楊氏宗親會特別高興,一定要他認祖歸宗,他本來很不願意,後來好像有一點經費,所以就加入了。」

這些故事孫大川說起來輕鬆,其實反映了原住民在漢民族訂定的政治經濟制度下,被迫放棄自己傳統文化導致的荒謬現象。「現在說起來有一點好笑,但背後有一個民族非常辛酸的過去,有一點自我否定,每一個族命名後面都有自己的邏輯、自己的信仰。」

目前台灣的原住民憑藉著優異的天份跟自身的努力,不少人在藝文表演跟運動娛樂圈嶄露頭角,不過絕大多數仍然用漢人姓名闖蕩。即使民國84年行政院就修改姓名條例,但根據原住民委員會今年一月的統計,全國原住民人口51,3103人,但只有22290位回復了羅馬拼音的傳統姓名,比例只有百分之四。

中華職棒有四成選手擁有原住民血統,但去年也只有兩位選手改回傳統姓名,原住民棒球協會理事長張泰山表示,目前統一的陳鏞基跟LAMIGO的林智勝都在客場球衣印上原住民名字,希望未來更多原住民選手可以跟進。「很多原住民意識抬頭,開始正名、重視他們的名字,所以未來幾年,可能很多職棒球員開始在球衣背上繡上原住民的名字。」

退役職棒名將也是第一屆的原住民棒協會長陳義信說,當年爭取政府贊助不容易,也沒有什麼機會講自己的名字。「我希望在大聯盟或者中華職棒放大光芒的是原住民,尤其他們今天的意義就是原住民的名字,當時我沒有用原住民名字,至今遺憾。或許未來還有長青五十歲的話,我也願意參加啦!」

張泰山也說,不能強迫任何選手正名,還要尊重球團的態度,希望能像陳鏞基一樣,用「馬耀.吉洛」替阿美族的部落族人爭光。「就像鏞基,他的族人希望他能不能用原住民的名字,就代表一種驕傲,這也是很多原住民老人家的想法。如果用原住民的名字在球場上,我們看到哇,他一定很高興,他就是我們的親戚,就是我們的人。」

孫大川也期待原住民的正名可以彰顯台灣的多元文化價值,也是社會尊重原住民的成熟表現。「想想看,以後我們好多亂七八糟很奇怪的名字一堆,台灣就更像一個國際化的地方。」中華職棒正是一個開始。


已用關鍵字:球團,統一,球場,棒球,大聯盟,職棒,
共出現:18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